返回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典籍学习库 > 阴鸷文 > 正文

命自我立,福自我求

文昌帝君,亦称“文曲星”,是中国历史上信仰最为广泛、影响最为深远的神之一。据传他主宰人间功名利禄、文运科名,故被广大文人儒士崇拜。他是被列入道教神仙系统中一位重要的神,劝人广行阴骘,致力提高自身的道德境界,从而达到趋利避害的结果。《文昌化书》还记载了文昌帝君遇佛授记,因此在他的身上,还体现了佛法慈悲救苦、济世利人的精神。既然文昌帝君在儒释道三家中皆有如此高的地位,那么他成为中国历史上各阶层共同崇拜的对象就理所当然了。要研究中国的传统文化,就不能忽视这一历史现象。

天上的星宫居住着天神,那里是人间之上的另一世界,但人间圣贤也可以上升为天神。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中,帝君自述一十七世为士大夫身,其最后一世,据四川七曲山清虚观碑记记载:“帝君生于晋,姓张,讳亚,越人也。后徙蜀,即梓潼居焉。其人俊雅洒落,其文明丽浩荡,为蜀中宗师。感时事,托为方外游。及门诸子,建祠祀之,题曰文昌君。唐玄宗、僖宗,避寇入蜀,显灵拥护,难平,诏封晋王。后人加称曰帝,盖尊之也。”《安士全书》说:“张氏本黄帝后裔,帝君降生在周武王乙巳岁,其后示现,每多姓张。世传二月初三日圣诞者,止据帝君生于晋武帝太康八年之一世也。”由此可以上溯到周朝,帝君诞生于张家。帝君自周历晋,多次出没世间,投生为士大夫身,梓潼建祠则已是最后一世。因为他广行阴骘,积功累德,上升为神。《文昌化书》说:“上帝以予累世为儒,刻意坟典,命予掌天曹桂籍,凡士之乡举里选,大比制科,服色禄秩,封赠奏予,乃至二府进退,皆隶掌焉。”这里说明,帝君前身多世为儒,所以玉帝就派他做文运之神。至于具体封名为文昌帝君,则是元朝的事。元仁宗延祐三年(1316)将梓潼神加封为“辅元开化文昌司禄宏仁帝君”,并钦定为忠国、孝家、益民、正直之神。

自此以后,缙绅士大夫多信礼文昌帝君,文昌之祠,遍于郡邑。及至明代,天下学宫皆立文昌祠,科举士人无不崇奉文昌,文昌帝君七十三化之说在社会上广为传播。清代时,以文昌帝君主持文运,福佑国民,被列入国家祀典,每年农历二月三日文昌帝君诞日时,朝廷都派官员前往梓潼七曲大庙祭祀。全国各地遍布文昌宫、文昌祠和文昌阁,科举之年,祈祷相属,天下士子莫不对之恭敬顶礼。
中国古代的帝王和读书人尊崇文昌帝君的真正目的,并不是期望通过礼拜文昌帝君而获得保佑,而是通过祭祀礼拜的活动弘扬文昌帝君的教诲,让人们明白为善得福、作恶致祸的道理,因而达到“命自我立”、“福自我求”的效果。因此,文昌信仰本质上是一种伦理、道德和因果的教育。

现在一些学生为了考试考中,一些官员为了升官发财,去拜文昌帝君,陈设供养,甚至准考证都供养在文昌帝君神像面前。不遵循文昌帝君的教诲,而仅仅通过礼拜文昌帝君的神像希求获得好的果报,是一种迷信的做法。如果说礼拜、供养文昌帝君的人,个个都能考中,不拜文昌帝君的,就考不中,那么文昌帝君就变成贪官了。这样的心态是把文昌帝君看做贪官污吏,看做邪神,又怎能得他的保佑呢?

文昌信仰的教育内涵就集中体现在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。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简称《阴骘文》,成书年代没有定论。清代朱珪校定的《阴骘文注》认为:“《阴骘文》有宋郊之事,当作于宋代。”清代还有些学者也持这种见解。一般认为作者是道士,书成于《太上感应篇》之后,至迟不会晚于元代。《阴骘文》有各种手抄本、刊刻本,清代道士将其收入《道藏辑要》星集,为一卷。

“阴骘”一词出于《尚书?洪范》“惟天阴骘下民”,意谓冥冥之中,上苍在暗中保佑人们。在《阴骘文》中,“阴骘”即阴德、阴功的意思,要人多积阴功阴德,为善不扬名,独处不作恶,学习文昌帝君的存心和行为,自然能够感召福报和吉祥。因此,阴骘所阐述的就是自利利他、自觉觉他的菩萨精神,也是通常所说“不为自己求安乐,但愿众生得离苦”的奉献精神。《文昌帝君阴骘文》告诫人们“广行阴骘,上格苍穹”。若不广积阴德,也不能感通上天赐福。故拜佛敬神只为自己求福,则与文昌本意相违。因此,礼拜帝君,即是“仰学帝君”,若不学帝君,不广行阴德,福报就无从得来。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。因此,我们要以庄敬、正大光明的心态来学习《阴骘文》,力行文昌帝君的教诲,用自己的所学所能为社会大众谋幸福,为国家、为人民贡献自己的心力,像帝君那样,难忍能忍,难行能行,一定会开创自己美好的未来,这就是“文昌帝君阴骘”的含义。

在中国历史上,这本书影响极其广泛和深远,与《太上感应篇》同为过去社会上十分流行的劝善书,几乎家喻户晓,对社会生活产生了深刻影响,并衍化为民情风俗的一部分。特别是中国古代的读书人,他们的案头无不摆着《阴骘文》,这本书成了历代家庭教育的范本。由此人们普遍认为科名禄位、文章学问,无不从阴德中来,不积阴德,便无以自立。这本书反复说明积阴德的道理,是对为善者的鞭策,是对为恶者的警戒,适应了传统文化的共同要求。因此,对《阴骘文》进行研究,不仅是探讨道教思想史的课题,而且有助于认识中国传统社会伦理思想的发展轨迹,有助于了解中国民俗和国民心理气质。

对《阴骘文》的注解非常之多,其中以清朝周梦颜(周安士)居士的《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》最为详细,收编在《安士全书》之中。《阴骘文》一共78句,但是注解一共有248页,引征儒道佛三教的典籍,一共有126种,分量占《安士全书》的二分之一。历代儒道佛的祖师,对这本书都是赞叹不已。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民国高僧印光大师说:“文昌帝君,于宿世中,心敦五常,躬奉三教,自行化他,唯欲止于至善。功高德著,遂得职掌文衡。恐末学无知,昧己永劫常住之性,因作文广训,示‘吾一十七世’之言。妙义无尽,谁测渊源?注解纵多,莫窥堂奥。致令上下千古,垂训受训,皆有遗憾,不能释然。安士先生,宿植德本,乘愿再来。博极群书,深入经藏。觉世牖民,引为己任。淑身变俗,用示嘉谟。以奇才妙悟之学识,取灵山、泗水(位置)之心法,就帝君随机说法之文,著斯民雅俗同观之注。理本于心,词得其要。征引事实,祛迷云于意地。阐扬义旨,揭慧日于性天。使阅者法法头头,有所仿效。心心念念,有所警惩。直将帝君一片婆心,彻底掀翻,和盘托出。俾千古之上,千古之下,垂训受训,

|<< << < 1 2 > >> >>|

发布日期:[10-11-15 18:06:07] 点击次数:[] 文章来源: 作者:刘余莉教授 阴鸷文

下一篇:无

相关导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