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典籍学习库 > 《了凡四训》 > 正文

了凡四训讲记·积善之方(1)

易曰。积善之家。必有余庆。

了凡先生引用《易经》的两句话,为我们说明。自古以来,凡是厚实、积善的人家,其后代往往会发达。纵然没有大的发展,也能够平安过日,不至于招惹一些凶灾。这两句话可以从历史上来作证,现前我们细心留意也能观察到。这个人家过去的先人以及他本身积恶,欺负别人,尽做一些损人利己的事情,这个人家必定不能久享富贵。纵然现前他是大富大贵,也只能享一时之福,终究会衰败。
有些人看到这个现象就心生疑惑,这家人无恶不作,为什么还享大富大贵?这是他本人或家里的前辈过去生中修的福大。但是他修福不修慧,没有智慧,所以这一生造作恶业,造作恶业必定折福。譬如,他过去生中修的福有亿万财富,这一生虽然发财,但是心术不善,处处欺压别人,做一些损人利己之事,他的福报会折损,千万财富会变成百万财富。可是他还有百万财富,比起一般人还是富有得多。因果通三世!他这一生余福享尽,罪报就会现前。有些人的果报在来生,有些人在这一生,晚年就没落、破产了。什么原因?积恶之家的报应就是这样。所以,要懂得这个道理与事实真相,断恶修善,积功累德,对自己以及对家庭、宗族,决定有大利益。

昔颜氏将以女妻叔梁纥。而历叙其祖宗积德之长。逆知其子孙必有兴者。

‘昔’,过去。‘逆’,预料。过去颜氏要将他的女儿许配给叔梁纥时,就向上一代一代去叙说叔梁纥的祖宗,结果都是积德的。这是积善之家,所以预料他们家的子孙一定兴旺。最后就将女儿许配给叔梁纥,以后生了孔子,所以叔梁纥就是孔子的父亲。祖先代代都积善,所以他们家会出大圣人。

孔子称舜之大孝。曰。宗庙飨之。子孙保之。皆至论也。试以往事征之。

中国人讲孝道,首推大舜,这是尽孝的模范。孔子称赞他:‘宗庙飨之,子孙保之,皆至论也。’这些都是至理名言。

舜的母亲死后,父亲又娶了一位继母,继母也生了小孩。继母待他非常不好,他的父亲也受了继母的影响,所以父亲、继母、继母生的弟弟三个人都以恶念对待他,几次要置他于死地。这样恶劣的家庭环境,舜还能够孝顺。在他心目中没有看到父母、兄弟对他不好,他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好,让父母、弟弟不喜欢,所以他天天改过自新。这样过了几年,把全家感化了。这是大孝,真正的孝顺。舜一切顺从,顺从里面有高度的智慧,佛家讲‘善巧方便’,他能够避免家人对他的伤害,能够保全他的生命,依旧以真诚心、爱心奉侍父母、兄弟。这是一般常人做不到的事情,他做到了。

‘试以往事征之’。历史上有记载,看看这些积善之家他的后人发达的状况。这里举了十个例子。

杨少师荣。建宁人。世以济渡为生。久雨溪涨。横流冲毁民居。溺死者顺流而下。他舟皆捞取货物。独少师曾祖及祖。惟救人。而货物一无所取。乡人嗤其愚。逮少师父生。家渐裕。有神人化为道者。语之曰。汝祖父有阴功。子孙当贵显。宜葬某地。遂依其所指而窆之。即今之白兔坟也。后生少师。弱冠登第。位至三公。加曾祖祖父如其官。子孙贵盛。至今尚多贤者。

‘少师’,太子的老师。‘建宁’,今福建建瓯。‘弱冠’,二十岁。

少师杨荣的先祖世世代代从事于摆渡的行业,生活过得非常艰苦。一次久雨河水暴涨,淹没了乡村民居,也淹死了很多人,溺死者顺流而下。一般人划著船都去捞取财物,不顾淹在水里的人。唯独杨荣的祖父、曾祖父只有救人,丝毫不取漂浮的财物。乡里的人看到他们的作为,都说他们愚痴,救人有什么用?财物漂流在水上,捞到就是你的。他们不要财物,完全救人,这是积德。

到杨荣的父亲出生时,家境渐渐富裕。这时有一位神人化作道长,告诉他的父亲:‘你的祖父曾经救过很多人,有阴功,子孙一定会贵显。’并指示他有一块风水很好的地,可以葬在那个地方。杨荣的父亲就把他的祖父葬在道人指的处所,就是现在所说的‘白兔坟’。

后来生了杨荣,他二十岁就考取进士,官位一直做到三公(少师属于三公之一)。皇帝对他非常感激,也追封他的曾祖、祖父、父亲为少师。子孙贵盛,一直到现在(了凡先生在世时,即明朝),他们家还有很多贤人。这是以杨荣这一桩事情来证明‘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’。

鄞人杨自惩。初为县吏。存心仁厚。守法公平。时县宰严肃。偶挞一囚血流满前。而怒犹未息。杨跪而宽解之。宰曰。怎奈此人越法悖理。不由人不怒。自惩叩首曰。上失其道。民散久矣。如得其情。哀矜勿喜。喜且不可。而况怒乎。宰为之霁颜。

‘鄞’,今浙江宁波。‘时’,当时。‘上’,指朝廷。

有一位杨自惩先生在县衙当书办(即今之书记官、文书官),心地仁厚,推己及人,守法、公平,决定不受贿赂。这个县官非常严肃,有一次偶然鞭打一个囚犯,打得遍身流血,怒还没有消。杨自惩心生怜悯,跪在地下帮这个囚犯求情。县官说:‘此人越法悖理,不由人不怒。’这是县官发怒的理由。杨自惩叩首报告说:‘上失其道。’就是现在朝廷本身有过失,人民对朝廷丧失信心。如果他真的是做了很多坏事,应该要判重刑,你也要怜悯他,不能心喜;喜尚且不可,又怎么能够发怒?杨自惩这个人平素有德行、有胆识,敢说真话。县官听了杨自惩一番话之后,情绪稳定,不再发怒了。

由此可知,百姓犯法,过在何处?过在没有人教导他。谁负责教导?地方官员、县市长这些父母官。儒家言:‘作之君,作之亲,作之师’,‘之’是人民。地方首长是人民的领导、父母、老师,你的子弟为非作歹,这是你没有把他教好。

家甚贫。馈遗一无所取。遇囚人乏粮。常多方以济之。一日。有新囚数人待哺。家又缺米。给囚则家人无食。自顾则囚人堪悯。与其妇商之。妇曰。囚从何来。曰。自杭而来。沿路忍饥。菜色可掬。因撤己之米。煮粥以食囚。

杨自惩虽然家境贫寒,但是时常帮助苦难的人,尤其是囚犯。当然也有送礼请托的,但是他一无所取,大公无私,凭良心办事,绝不收受贿赂。有时囚犯缺粮的时候,他还想方法到一些行善的人家请他们捐助,帮助囚犯,让他们能够吃饱。有一天,新来的几个囚犯没得吃,正好自己家里又缺米,若是给囚犯,自己家人就没饭吃;若是只顾自己,那些囚犯也很可怜。于是跟他太太商量,他太太问:‘囚犯从哪里来?’‘从杭州来的,一路上忍著饥寒,面黄肌瘦。’因此,把自己家的米分一半,煮稀饭给囚犯吃。

后生二子。长曰守陈。次曰守址。为南北吏部侍郎。长孙为刑部侍郎。次孙为四川廉宪。又俱为名臣。今楚亭德政。亦其裔也。

|<< << < 1 2 3 4 > >> >>|

发布日期:[10-11-15 13:34:34] 点击次数:[] 文章来源: 作者:净空法师

相关导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