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典籍学习库 > 《了凡四训》 > 正文

了凡四训讲记·立命之学(3)

余初号学海。是日改号了凡。盖悟立命之说。而不欲落凡夫窠臼也。

我们从了凡先生的‘号’也能看出他的为人,‘学海’是他好学,喜欢读书,但是这个口气很大,我们能觉察出他的贡高我慢。他从接受云谷禅师教诲的这一天起,改号‘了凡’,‘了’是明了、了脱,‘凡’是凡夫。他知道命运可以改造,‘数’可以突破,他不愿意再作凡夫,一心想超越,所以改号‘了凡’。

从此而后。终日兢兢。便觉与前不同。前日只是悠悠放任。到此自有战兢惕厉景象。在暗室屋漏中。常恐得罪天地鬼神。遇人憎我毁我。自能恬然容受。

了凡先生从这个时候开始,才算是认真用功,每天依照功过格做反省的功夫,于是觉得与从前不一样。从前每天悠悠放任过日子,现在感觉自己战战兢兢,时时刻刻有警惕的念头,唯恐起恶念、说错话、做错事,得罪天地鬼神,有一点不同的气象。从前遇到有人憎恨、讨厌、毁谤,他不会轻易饶人,决定要报复。现在他不报复,心平了,心量慢慢拓开,能够‘恬然容受’,包容别人,这是修持功夫得力了。

我们也要常常勘验自己,我今天有没有空过?如果功夫不得力,这一天就空过了。谚语说:‘寸金难买寸光阴。’光阴一去不复回。无论世法、佛法,真正成功的人,都会珍惜光阴,天天求精进,一天都不空过。

到明年。礼部考科举。孔先生算该第三。忽考第一。其言不验。而秋闱中式矣。

了凡先生三十五岁遇到云谷禅师,三十六岁参加礼部的科举考试。孔先生算他应该考第三名,但是他却考了第一名,这是孔先生为他算的命第一次不应验,这也是修持功夫改变了他的命运。同一年秋天考中举人,他命里没有举人,这是改造命运非常明显的应验。

然行义未纯。检身多误。或见善而行之不勇。或救人而心常自疑。或身勉为善而口有过言。或醒时操持而醉后放逸。以过折功。日常虚度。

他自己反省,虽然断恶修善,但是做得不纯,还夹杂著私心,检讨自己的行为,过误还很多。这是说他知道应当要认真努力去做,可是做得不够,没有尽心。

大凡改过自新,总是开始发心勇猛,时间久了就慢慢松散了,这是人的通病。了凡先生也是如此,第一年勇猛精进,以后也退步了。虽然退步,他还有警觉心,常常提醒自己努力,所以进步得很缓慢。初发心修学,这种现象是正常的,而且是每一个修行者都必须经历的过程。因此,不要灰心害怕,在缓慢当中也要求进步;虽然进得不多,只要有进步就好。否则,不进则退。

自己巳岁发愿。直至己卯岁。历十余年。而三千善行始完。时方从李渐庵入关。未及回向。庚辰南还。始请性空、慧空诸上人。就东塔禅堂回向。遂起求子愿。亦许行三千善事。辛巳生男天启。

‘己巳’是了凡先生三十五岁。他从遇到云谷大师之后,就发愿断恶修善。发愿做三千桩善事,整整十年(从三十五岁到四十五岁)才完成。由此可知,三千善事是多么难行!我们晓得这个事实真相,希望自己能比他更勇猛,至少一天做一桩善事,能够做两、三桩就更好,天天不要间断,效果决定超过了凡先生。

‘时方从李渐庵入关,未及回向’。因为他在外面服务,曾经一度在李渐庵的军中办事,跟著军队到处行军,没有机会回向。庚辰年,了凡先生四十六岁,他从南方回来,请性空、慧空两位法师在东塔禅堂回向。遂又发愿‘许行三千善事’,到第二年(辛巳年),即了凡先生四十七岁,生第一个儿子天启。因为断恶修善有这么好的效果,信心就增长,行善愈恳切。换言之,断恶修善愈来愈顺利,效验也愈来愈显著。

余行一事。随以笔记。汝母不能书。每行一事。辄用鹅毛管。印一朱圈于历日之上。

他每天修持还是用功过格,但是他的太太不认识字,也不会写字,所以每做一件好事,她就用鹅毛管沾朱砂,在日历上印一个红圈,用这个方法来记录。

或施食贫人。或买放生命。一日有多至十余圈者。至癸未八月。三千之数已满。复请性空辈。就家庭回向。

譬如,布施饮食给贫苦的人。每天去市场买菜,看到很活泼有生气的动物,就随缘买一点放生。放生是机缘,不要特意去买,看它确实能活命,就买来放生;若是不能活命,就不必买了。他做得很认真,很如法,所以‘一日有多至十余圈者’,可见得他愈做愈顺利。从庚辰年发愿到癸未年,前后四年,三千桩善事就完成了,然后请法师在家里诵经回向。

九月十三日。复起求中进士愿。许行善事一万条。丙戌登第。授宝坻知县。余置空格一册。名曰治心篇。晨起坐堂。家人携付门役。置案上。所行善恶。纤悉必记。夜则设桌于庭。效赵阅道焚香告帝。

‘坐堂’,上班办公。同年九月十三日,他又起中进士的愿,‘许行善事一万条’。经四年,至丙戌年,了凡先生五十二岁,果然登第中进士,朝廷分派他到宝坻县当知县,任职七年(一五八六年至一五九二年)。

上任之后,了凡先生做得确实很认真、很如法,他准备一本空格册子,题名为‘治心篇’,用来对治心中的恶念。每天一早随从就把治心篇交给办公室的人员,放在他的办公桌上,让他将每天所做的善恶全数记录。并且每天晚上仿效赵阅道(宋仁宗时的御史,为人公正无私,时称‘铁面御史’),在庭院设一香案,将自己一天所做的善恶写成疏文,向上天祈祷报告。

由此可知,这个人大公无私,绝不隐讳自己的过失,他用这个方法断恶修善。因此,若是见不得人的事,不敢向上天说的事,他决定不敢做。不但不敢做,连念头都不敢生。因此,他到晚年断恶修善的效果愈来愈殊胜。

汝母见所行不多。辄颦蹙曰。我前在家。相助为善。故三千之数得完。今许一万。衙中无事可行。何时得圆满乎。夜间偶梦见一神人。余言善事难完之故。神曰。只减粮一节。万行俱完矣。

‘县衙’,今之县政府。天启的母亲看到县衙内没有什么善事可做,于是很忧愁的说:‘从前我在家常常与街坊邻里走动,做善事容易。现在你做了官,我走到哪里都有人接待,反而做善的机会少了。你现在许做一万桩善事,到何时才能圆满?’了凡先生听了这些话也很懊恼。结果他晚上梦到一位神人,他就向天神说:‘我许做一万桩善事,恐怕很难满愿。’神人告诉他:‘你减粮一事,使你的善愿已经圆满。’这是他真诚行善的感应。

盖宝坻之田。每亩二分三厘七毫。余为区处。减至一分四厘六毫。委有此事。心颇惊疑。适幻余禅师自五台来。余以梦告知。且问此事宜信否。师曰。善心真切。即一行可当万善。况合县减粮。万民受福乎。吾即捐俸银。请其就五台山斋僧一万而回向之。

|<< << < 1 2 3 > >> >>|

发布日期:[10-11-15 11:31:40] 点击次数:[] 文章来源: 作者:净空法师

相关导读